《是,大臣》

五星推荐,英式幽默和政治讽刺的绝佳组合。

《是,大臣》

附上一些摘录:

阿诺德明确指出,“开放性政治”是自相矛盾的说法:要么搞开放,要么搞政治。 伯纳德宣称民主国家公民有权利知道情况。我们解释道,实际上他们有权利不去知道情况,了解情况就意味着牵连和犯罪。不知情还有些庄严可言。
阿诺德恰如其分地补充说,如果人们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他们就无从知道你正在干错事。

简单地说,“欠发达国家”这个称法似乎还不曾使任何人产生反感。一旦引起反感,我们就立即用HRRC来代替LDC。这是 “人力资源丰富的国家”的简称。换句话说,它们是人口严重过剩,讨钱过日子的国家。

我向她解释道,反对派并不是真正的反对派。他们只是被称做反对派而已。其实他们不过是在野的反对派。而文官则是在朝的反对派。

开放性政府好比是现场演出,观众在这里看表演,并作出反应。但就像演戏一样,要让人家看到什么,首先必须有许多隐蔽的活动。在排练过程中要进行各种删节或修改,直到一切安排停当才公诸于众。

因此我问他:要是我们不信仰欧洲理想,为什么我们还推动增加欧共体成员国?
“道理是一样的,”他回答。“这好比是联合国。会员国越多,你越是能挑起争论,联合国也就越来越变得一事无成,不起作用了。”

当人们作出一项奉献时,没有一个人会问牧师‘在宗教仪式之后这笔奉献的钱放在什么用场?’” 汉弗莱错了,错了,错了,错了! 在我看来,如果这笔钱被滥用了,全国人民是要过问的,而我在这里作为国民的代表,就要看到它不被滥用。“尊敬的大臣,”汉弗莱开始使用他各种解数中特别喜用的侮辱手法之一,“人们关心的仅是不亲眼看到这笔钱被滥用。”

〔人们常说,国家这艘船是唯一从船顶漏水的船——编者。〕

“您有相当大的本领把事情弄得晦涩难懂,大臣。”我听到此话时,想必一定把嘴张得大大的,因为他继续说道,“请相信我,我是作为赞美而讲这话的,把事情搞混是大臣必备的基本功之一。”“请你把其他各种基本功也给我说一说。”我冷冷地回答道。 他不假思索地给我开出了一列清单。“拖延决定,回避问题,篡改数字,歪曲事实和掩盖错误。”

我作了笔记。我根据所举的有关事例给每一条理由加上一个名称。
1.安东尼·布伦特理由 对一切都有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但是由于安全而无法透露。
2.综合中学理由 只是由于大量削减人员和预算,使监督部门捉襟见肘以致于出纰漏。
3.协和飞机理由 这是一次现在已经放弃了的有价值的实验,可是却在它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数据和相当多的就业机会之后才把它放弃掉。
4.慕尼黑协定理由 这是在重要事实被披露之前就发生的,并且不可能再发生了。(上述重要事实是指希特勒企图征服欧洲。这件事其实已为人所知,不过外交部当然是蒙在鼓里。)
5.轻型部队攻击理由 这是某一个人的不幸失误,此事现在已根据内部纪律程序处理了。 照汉弗莱的说法,这些理由已经把迄今为止的一切事都包括进去了。甚至把 战争至少是小战争也包括进去了。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所有,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版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