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奇形怪状》

“民主”的奇形怪状

这书有些标题党,其实只是作者招待“沙发客”的往来和一些聊天的记录,琐碎但还算有点趣味。

加拿大教师在北京旅游的时候,还跟我发短信抒发感慨,说在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前排队,看见纪念堂卖花给参观的人,这是“把社会主义的老祖宗都资本主义化了”。后来,我请他描述一下来中国旅游后的总印象,只用一个词。过了会儿短信回过来了:“噪音”。

瑞典的高福利并没有和集体主义相联系,而是为了保证个人主义。高福利就是为了保证个人可以向集体说‘不’,你可以向政府和公司说‘不’,子女可以向父母说‘不’,父母可以向子女‘不’。”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所有,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版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