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论》读书笔记

自由论简介:以赛亚・伯林(1909―1997),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史家,二十世纪最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一。本书是以赛亚·伯林最重要著作《自由四论》的修订与扩充版,在英国政治思想史上被誉为继弥尔顿《论出版自由》、穆勒《论自由》以后第三部里程碑式的著作。伯林因此书表达的思想,成为二十世纪复兴古典自由主义价值的最重要思想家之一。

就我的理解,基本上这本书谈到的主要还是两个问题,即是决定论的问题和积极、消极自由划分的问题。

关于“决定论”的问题

在谈论‘自由’之前,首先需要确定的是是否存在确实的自由,或者说个人的自由选择,也因此必然面对决定论的问题。

而决定论本身,实际上消除了人们责任的观念。因为需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自由选择(或自由)才是有意义的。实际上,如同作者所言:“自由令人讨厌地包含着责任,卸下自由与责任双重重担,在许多人的心灵中,是受欢迎的快慰之源”。

“决定论,不管是好意的还是恶意的,只不过是这样一种观点:我们的道德判断被证明是荒谬的,要么因为知道得太多,要么因为知道得太少。”

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问题

所谓的积极自由,其公式表述是“去做某事的自由” ,而消极自由则是“免于……的自由”。这种分歧体现出了两种不同的处世哲学,即作者所言“并不是对同一个概念的两种不同的解释,而是对于生活目标的两种存在深刻分歧而且不可调和 的态度”

消极自由

在消极自由的意义上,政治自由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人能够不被别人阻碍地行动的领域。或存在一个不受强制的领域。人们必须划定私人生活领域和公共权威的领域间的界限,当然,这个界限划到那里,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必须存在那么一个不可侵犯的领域,否则,“狼的自由就是羊的末日”。

积极自由

自由的积极含义,也即“我”希望我的生活方式取决于我自己而不是哪种外在的强制力量。

积极自由可能的问题在于:“就‘积极的’自由的自我而言,这种实体可能被膨胀成某种超人的实体——国家、阶级、民族或者历史本身的长征。被视为比经验的自我更‘真实’的属性主体。”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所有,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版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