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常识

社会是由我们的欲望产生的,政府是由我们的邪恶产生的。前者是的我们能一体同心,从而努力的增加我们的幸福;后者的目的则是制止我们的恶行,从而消极的增进我们的幸福。

社会在各种情况下都是受人欢迎的。但说到政府,即使是在它最好的情况下,也是一件免不了的祸害,而一旦碰上它最坏的时候,他就成了不可容忍的祸害。

..只有制度才能弥补人们德行方面的天生缺陷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所有,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版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