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思想史》

西方政治思想史
“简介:作者约翰·麦克里兰(J.S.McClelland)为英国诺丁汉大学政治学高级讲师,曾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及加州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出版著作包括《法国的右派:从德万斯特到摩拉斯》与《群众:从柏拉图到卡内提》”

说来《西方政治思想史》这书看了很久了,最早的感受是翻译的文字很有味道,而且没有很晦涩的感觉,只是不知为什么每次总在最后几章那看不太下去。

具体的读后感其实不是很好写,主要里面的内容还是比较多,有些文字本身就很有力量,so,还是做一些简单的寻章摘句的工作吧.

希腊与城邦

荷马(Homer)史诗:《伊里亚特》(Iliad)与《奥德赛》(Odyssey)

———“几乎能解答人应该如何待人以及人应该如何待神的任何问题”,所谓的“荷马体系”。

(某种层级秩序,某些命中注定的角色…)

希腊城邦世界,其政治体制大略可分:一人统治、少数统治及多数统治(亚里士多德的划分),又有两种重要分类,“寡头统治”(oligarchy)和“民主”(democracy)。

“政治有其阶级本性,古希腊人坦然面对。寡头统治是富人共谋劫贫,民主制度则是贫者共谋劫富。与这种阶级坦白彼此相映的,是他们对权力的本质也直言不讳。权力之为物,主要用来促进一己的利益,或你所隶属的团体的利益。”

关于城邦的法律,“当时法律的目标不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在于法律人人(某些情况下甚至包含奴隶)得而用之,以及没有人能自外与法律”。

“希腊,尤其雅典的政治经验,强调城邦是集体行动的观念;城邦如果不是‘我们的’,就不成其城邦,依照一条据传梭伦制定的法律,在内战中保持中立甚至是违法的”

关于暴民,“一般人对自己的局限缺乏自觉,加上煽动家善于利用,造成一个民主城邦随时可能失控”,“集合在一起的一般人是只巨兽,等着安抚、喂食、讨好,然后牵着鼻子走”。

苏格拉底

善,善于行善

关于正义:正义必然是一种政治美德,因为正义必须广泛实践,正义的人方有存身之地。

《理想国》(Republic),大致就是要彰明正义的人可以如何产生,以及一个城邦如果由他们统治,如何好处多多。

国家的卫士与正义 哲王

理想国:探讨整个共同体内怎样达成正义

亚里士多德与政治学

历史背景:亚历山大大帝

“亚里士多德对政治学的主要贡献,在于讲政治学这个题材划入他当时已经用来研究自然其他层面的方法范畴内。”

对奴隶制度的辩护:奴隶不具“理性”(指导自己/他人生活的能力);同时也提出“奴隶是财富的一部分,而不是增加财富的手段”

关于公民:“以双手直接从事生计者不能拥有公民身份,因为他们没有余暇留给美德”

关于“最好的国家”,唯希腊人适于当公民

“法律的目的,是谋被要求服从法律者之福,而非制定法律者之利”

罗马与天主教

斯多葛主义:

“斯多葛主义源起于希腊城邦制度解体后的希腊化时代,它同当时的怀疑主义、犬儒主义和伊壁鸠鲁主义一样,都是对后城邦社会的一种反思和回应,所不同的是,斯多葛主义在这种反思中提出了一些崭新的观念和思想,从政治学方面讲,主要有以下四点:自然法思想;独立的个人;世界主义的滥觞;平等的观念”

犬儒学派:

“犬儒学派因其创始人安提斯泰(Antisthens)在一个名叫居诺萨格(Kunosarges)的体育场中讲学而得名。因为Kuno就是希腊语“狗” 的意思。同时,“犬儒”这名称也标志着他们的生活方式。犬儒学派的主要教条是,人要摆脱世俗的利益而追求唯一值得拥有的善。犬儒学者相信,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建立在稍纵即逝的外部环境的优势。每人都可以获得幸福,而且一旦拥有,就绝对不会再失去。人毋须担心自己的健康,也不必担心别人的痛苦。犬儒学派对之后的斯多葛学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到现代,“犬儒主义”这一词在西方则带有贬义,意指对人类真诚的不信任,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的态度和行为。”

伊壁鸠鲁主义:

“伊壁鸠鲁(Epikouros,约公元前341-270年),古希腊哲学家,幸福主义伦理学的创始人之一。首次建立了一个以感觉主义为出发点,以追求个人的身体无痛 苦和灵魂的无十扰为目的的快乐主义伦理学体系。”

从城邦到国际都市

马其顿帝国时代城邦的处境

基督教世界主义

圣奥古斯丁《忏悔录》《上帝之城》

基督教面临的问题:教会与帝国应是何种关系?

“相较于上帝对天国之城的统治与最好的王侯队最好的尘世国家的统治的差异,尘世最好的统治者与最坏的统治者简直没有差别。”

“国家越是个低劣的建制,我们越需要它”

“国家始于血泊之中,人生始于黏液之中;两者彼此需要,也适得所需”

“教会是独一无二的现世建制,也是独一无二的永恒建制”

“城市国家无论何其努力,都带着肉欲的污染。尘世国家在好,好不到抹去这污渍;教会则再坏,坏不了永生的应许”

基督教世界及其律法

圣托马斯

“人间的立法者出于各色各样的动机而制订并改变法律,这些动机有的好,有的好坏难分,有的根本邪恶,但亚里士多德似乎相信制定法律这件事本身就有理性的本质在”

主权再造与《君主论》

主权再造

帕多瓦的马西里乌斯 《和平保卫者》

“世俗统治者八宗教撇弃,每每要付代价,因为撇弃之后,原来由宗教做的事,国家得自己来做。凡是明智的中世纪统治者,都不曾丝毫起意丢弃教会的统治功能,无论他多么痛恨教皇…教皇与皇帝,教皇与国王之争,争的是威望”

“古代世界是异教的,近代世界则大多属于基督教…近代国家的目标是走向世俗性”

马基雅维利 《君主论》

“马基雅维利的政治观,是要从一套对人性的认定中导出一套放之随处皆准的政治公理”

“用马基雅维利的话说,爱并不永远管用,因为处于爱的关系里的人,行事通常难以预测。恐惧则从不失灵…怪物皇帝卡里古拉也说:‘他们尽管恨我,只要他们怕我’”

“另一条政治公理:视人人为潜在的刺客…第三则公理:伪装和善”

社会契约论

社会契约论的兴起

“社会契约论的典型用法,是用以解释为什么人应该服从国家、法律或主权体”

“社会契约将重点转移到制法程序上,使关于政治义务的思考出现攸关重大的转变:如果法律并非由合宜的主权所有者以合宜的形式制定,人就不再觉得应该受其约束,无论这法律多好”

“法律好不好的问题转变为法律有无正当性的问题,法律有无正当性的问题不知不觉化成法律应该以何种程序制定的问题”

霍布斯 《利维坦》—非典型的社会契约论,为专制政府张目

“自然状态”下的困境

霍布斯主张社会契约不能对主权者加以任何限制

“一切契约都是出于恐惧而订立”

“主权就是主权,无论其行使方式为何”

“缔约而不以剑执行,徒成空文”

“上帝自己称国王为‘神’(旧约),霍布斯称国家—人造之人—为利维坦,为‘凡躯上帝’”

“一种针对一切人的恐惧,非常概括的恐惧,换成盖过一切的,对主权者的恐惧。社会生活所以可能,即拜此之赐…恐惧有了明确的形状和方向,你就知所趋避,从而可以谋求规律的,社会化的生活。”

洛克 《政府二论》

“人人—包括主权者在内—都进入了公民社会,因此所有人(包括主权者在内)都有义务服从法律”

洛克版的自然状态 自然权利本质:生命权、自由权及财产权

凡是权利,都附带着义务:一项权利如果没有与之对应的义务,就是特权而非权力

卢梭—是首位被归咎一个重大政治事件(法国大革命)的政治理论家

“…卢梭的是一种假古典,妄想斯巴达,以之为精神故乡。卢梭的精神绝非古典,而是浪漫…浪漫主义的要义是依照一己的价值观来看世界,看出世界大有缺陷,而希求按照自己内心的自我形象来重造世界”

“《忏悔录》写卢梭感悟到,世上没有谁真的将自己自幼受到的价值观教育当一回事。眼前的社会是伪善构成的,因为其实际运作的价值观与他名以上遵守的价值观完全是两码事…他认定每个活在历来所有社会的人,其人格都被迫分裂自我交战。社会经验就是你所知道的正确道理和自我利益之间一场片刻不停的战争…”

关于自由:现有社会的自由,可用我们偏离自然状态原有的纯真的距离来衡量

卢梭中意的自由,无疑是柏林在其名著《两种自由观念》中勾勒的古典积极自由

启蒙运动与近代国家

近代国家的近代性

亚当·斯密的国家观带有一种前所未见的工具意义…“国家最擅长做什么,社会最擅长做什么”的问题有史以来首次可以严肃提出…

近代国家与自由主义的理念

启蒙运动的政治学

宽容精神:如果人成为什么样子,是他们出生环境的必然结果,那么,谁对别人太过苛责。

康德:“启蒙”就是“敢知”(dare to know)

启蒙运动与依法而治

孟德斯鸠 《法的精神》

《法的精神》出名的主要是两个学说,即权力分立,及气候对风俗、道德与政府形式的影响…

“…孟德斯鸠的气候理论是一种探讨自然如何影响人类生活的理论,基本观念则是气温如何影响人体及其激情”

《法的精神》开宗明义给法律一个总括定义,说法律是‘导源于事物本质的必然关系’

“孟德斯鸠认为,各种国体形式各自有其生命原则:共和制是美德,君主制是荣誉,专制是恐惧…没有美德,共和国不能生存,就如君主政体没有荣誉、专制政体不使人民恐惧,则无法生存”

共和制是少数或许多人依法而治,君主制是一人依法而治。

美国的启蒙运动

潘恩的《常识》

社会——潘恩意指一般的社会生活——‘联合我们的感情’,而‘积极’地为我们提供幸福,政府抑制我们的恶德,只是‘消极’的提供幸福

“社会产生于我们的需求,政府产生于我们的恶行”

杰斐逊的《独立宣言》

《宣言》由三部分构成:权利宣言,罗列失政,以及宣布独立

克雷夫科尔:《一个北美农夫的信》与美国性格

…首开为美国性格下定义的先河。

《联邦党人文集》与宪法

对《文集》的看法:‘永恒智慧’说,‘特定时空智慧’说及‘阴谋’论

永恒智慧说将制定合众国宪法的开国诸贤及《文集》作者说成拥有近乎超人的道德力量。

派系政治的问题:麦迪逊的论点是主张一个庞大的联邦共和国…合众国内愈是多样化,就愈不可能有单一派系独占上风的情况…麦迪逊的文章显然是多元主义、利益团体政治的蓝图…

对治派系政治的另一良方是代议原则。麦迪逊视代议制为一种过滤器,以之解除一点派系政治之害。

‘自利,尤其团体的自利,是可以预测其必有的,而且可以确定会长期运作,爱国精神则是自利产生给国家的红利’

启蒙运动的局限

柏克与休谟

自利不知限制为何物。但凡激情都是自利的,呐喊着要满足,但自利这个激情很特别,因为他原则上是永不满足的…那么什么能抑制自利这项激情的反社会本质?…只有激情能治激情,休谟认为只有使自我利益的激情分裂对峙,其根本的反社会性格才会受到抑制。

自由主义

自由主义的兴起

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改革思想,每每必须与国家权利妥协,因为自由主义本身的经济、社会与政治改革计划仍需要有国家代理…任何改革方案想在现实上成其事功,都必须将强化国家列为相当优先的政治议程:国家权力等于改变世界的能力。

自由主义的成熟

边沁的基本基设说,无论在私人与公共层次、道德与政治层次,凡产生最多数人最大幸福的行动,就是好的行动。

边沁坦白以本益计算来处理幸福——‘道德算术’

边沁主义者说,所有道德立场如果坦白自我检视,马上就会发觉自己其实一直也是功利主义者。一切道德规范,其实目的都在增加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自由主义的成熟与式微

福利主义的问题

习惯统治不能称为统治,因为在按照成习惯例办事的社会,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同样是习惯的奴隶。

‘意志,而非武力,是国家的基础’

‘在思想上,复数是安全的’

自由主义的反动

黑格尔—国家与辩证法

了解一个世界并对之提出问题,只有在一个世界已完全时才有可能,而说一个世界完全,就是说他结束了:生命在死亡那一刹那才是完全的。

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及其他社会主义

伯恩斯坦与克洛斯兰

‘政党,因为它们是政党,会变成寡头集团,意即党内由少数人而非多数人统治’

雅各宾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布尔什维克的综合

非理性与反理性主义

民族主义的道德排他性

精英主义对民主的批判

群众和群众理论家

‘民主政治大体上是群众政治,选举是‘心理集体狂欢’,集体的非理性盛宴,煽动家的天堂,广告掮客的美梦’

领袖及其群众 —— 弗洛伊德的《群体心理学及自我之分析》


版权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所有,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版权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